乐队的夏天来了吗?

做平面设计的狗狗另一个身份是乐队的贝斯手,今年好不容易出了第一张专辑,也完成了十几个城市的巡演,却因为玩得不开心而退队;在澳洲求学的三水是独立音乐的资深听众,虽然身在国外,却仍然心心念念中国乐队的发展事业。两人是高中好友,但接触独立音乐的路径迥异,也有着不尽相同的音乐喜好。

独立音乐很难有一个准确的定义,但是它必须具备的一个特征是,不为了迎合市场需求而创作。我们借着热播的乐队综艺节目,从个人的独立音乐聆听史聊到玩乐队的种种体验,最后也分享了各自心目中最喜欢或者有对自己有着特别意义的中国独立乐队。

制作/主持:

科长

嘉宾:

狗狗、三水

Show Notes:

  1. 入场音乐是狗狗大学时的创作《Wednesday》,结尾音乐是五条人乐队的《晚上好,春天小姐》;
  2. 狗狗的个人音乐作品参见她的豆瓣音乐人页面;
  3. 题图是狗狗与乐队在北京乐空间演出,左一(贝斯手)是狗狗,科长摄影;
  4. 节目中提到的「打口碟」源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是西方市场积压的音像制品经过「打口」处理后作为塑料垃圾出口到中国,在各地以非主流渠道流通,是当时许多人听到西方音乐的重要方式,也是中国特有的一种文化现象;
  5. 节目中提到 Snapline 乐队的一首歌《Song for SR》,SR 也是狗狗真名的首字母缩写;
  6. 三水提到宋雨喆的歌名为《我谦虚死了》,歌词如下:

野兽的哀求含糊不清 人们的托词并不完美 教徒的信仰不攻自破 偷猎者顺手摘下了苹果

我把野兽的悲凉演示给你们 就以野兽的罪名拷打我 我和你们有个误会 我一出生就窒息着忏悔

别恨我 但别饶我 我感激死了 别爱我 但我值得 我谦虚死了

欢迎你来到我的世界 趁你的双腿还不懂厌倦 我从未想过你会离开 蜂蜜 精液 和一个苹果

我们的欢愉会到头吗 如果是那样就飞起来吧 我的忏悔你带走吗 让我再悄悄的震颤一下

别恨我 但别饶我 我感激死了 别爱我 但我值得 我谦虚死了